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克的

 
 
 

日志

 
 

《新生麻新》第一期  

2005-08-13 17:5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來了个新生麻新


  我们未来中学初三(3)班每学期都会來一两个插班生。谁让我們是重点班呢,谁让我們的班主任金劳凯先生是全国优秀教师而且還多次得到过科技發明奖呢。千军万马奋蹄一条道,无数的爹妈爷奶都向通过插班的途径把他們的子孙夹进我們這块优秀的"三明治"里來.

  自从差异升上初二时我們班來了两名插班生,一位是一个父亲當很大的官的孩子,一位是某亿万富翁的儿子,虽然他們不久都考岀了倒数一二的"压轴成绩",不久又都分别去了欧洲和大洋洲自费留学,可是我們大家都好比上了一堂人生必修课,悟岀了一些道理。"刺儿头"孙西西最善于总结了,他在他的"随感录"上写下了三句名言,让我們几位好友传阅如下:
      1.考进未来中学难,进入(3)班更难,半途里插班,难上加难.
      2.如果你想更加珍惜自己,就去找个插班生比比.
      3.高官厚禄都在你之下,你明白了自己的价值没有?

  所以,當麻新在我們从初二升上初三的當口,突然出现在我們的教室里的时候,我們全班44双眼睛,該是冒岀了怎样的火花,我們44颗心里,流淌出了什麽样的情感,我們44个大脑里,做出了怎麽样的推测和判断,就应该是可以相信出来的了。

  放学之后,我們几个好朋友照例相约著一起回家。我和赵愛并排,钱壁、孙西西、李娣三个随后,后面跟著陈意和黄艾芙,七个人都推著自行车,形成一个锥形团队,沿着操场的外围跑道向门口走去。这个队形是在实践中形成的,因爲走這一段路的十來分钟,正是我們交流信息、畅谈体会的好时段,這种锥形排列,可以形成一个气息密集的团形结构,最适宜于相互糅合和激发了。當然我還得说明一点,本来我們的队形是很正在的平锥形的,可是陈意和黄艾芙总是不离不舍地當李娣的跟屁虫,我們既没办法隔断她們三个人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有不大舍得把李娣从我們的锥形队列中清楚出去(這主要是我舍不得),于是平底锥形就变成了两头尖的杵锥形,实在眞是不得已的事。

  我們七个人没事這样评价今天新到的插班生麻新的。

  赵愛說:麻新,這名字就怪怪的,听起来像英文"MACHINE"似的,該不是一个机器人吧?

  赵愛的外文特棒,现在他已经是世界有名的语言专家了。

  赵愛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居然把我們這位插班生想像成机器人!

  我們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可是钱壁却很严肃第說:说不定眞是机器人呢,体育课上我碰到了他的胳膊,又硬又冷的,铁棒子一样!

  他的话使我們想起了麻新在篮球场上的出色表演,他的投篮百发百中,绝不亚于当时红遍世界的亚洲小巨人姚明。

  作为校篮球队的队长,全校闻名的灌篮高手,我心里涌起一股酸酸的滋味。我知道那叫嫉妒,是一种不良的品性,只能以沉默來掩盖,或者叫纠正。

  可是那三个女生却來了劲了,马上麻雀般第叽叽喳喳起来。

  陈意说:啊哟哟,那投篮的姿势啊,美极了!

  黄艾芙說得很放肆:他长得很像F4呢!啊不不,简直是F4的综合,集合了F4的全部优点!

  陈意說:就是那表情总是太冷。

  黄艾芙說:那才叫酷呢!

  李娣的话让我更恼火:他的五官布局,附和黄金分割原则,而黄金分割是美学的最高原则。

  我知道我长的不大好,鼻子太大,眼睛又太小,所以陈意和黄艾芙叫我“王恐龙”。于是我冷笑一声,對我身后的孙西西說:插班生的五官是怎麽样的,你注意到了密友?

  好朋友毕竟是好朋友,善解人意的孙西西马上接口道:谁注意那个?本班没有选美传统。

  钱壁呼应道:本班而且崇尚实力,从来不屑于當绣花枕头。

  這才叫画蛇添足呢,因爲李娣马上就针锋相对地說:人家才不是绣花枕头呢,哎赵愛,英语课上妳没有回答出来的问题,麻新不是马上就替你回答了吗?

  赵愛一声不吭,,像是没听到一样。我相信他的心里,一定也泛起了那种酸酸苦苦的滋味。

  李娣然后又很挑衅地说:還有下午的课外活动,看他做的航模,多漂亮!钱壁,你的实力,也遇到挑战了吧?

  校航模小组组长钱壁同志像垂死挣扎般尖起了嗓子:看谁笑到最后吧!

  校门口到了,我們偏起腿上了車,各奔东西。要是平时,我会悄悄地慢蹬几下,让后面的李娣跟上来。我們倆的家挨得很近,可以一路騎,一路再說点话。我喜歡听她说话。她這个女生跟别人不一样,从小就有人管她叫“假小子”。孙西西說是看不惯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女生,可我呢,怪了,還就是和她這样地谈得來,像陈意和黄艾芙那样嗲哩哩的,我一听她們开口,就会汗毛肃立。可是今天,我的心里,让那块有点酸有点苦的东西堵得优点發闷,脚下的轮子不由自主地转得飞快,没多久,我就穿过了两个绿灯,把李娣远远地甩到了后面。

  離家不远的一个拐角处,是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我每天上学,都得经过它的大门。为了避开经常从那个大院里进出的大小車們,我每经过,总要放慢我饿車速,往里面张望一下,這时候,我见到了我們的那位插班生,叫麻新的,在大步流星地往里走,门口站著的两名守卫,一点也没有阻拦他。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